【吐槽】谁说中国电影节太多?是好电影节太少!

30 九月, 2013
385
0

转载:腾讯娱乐专稿 (策划/责编 宋小卡 文/马悦然)

又一届金鸡百花电影节轰轰烈烈地悄然落幕。

之所以说是“轰轰烈烈”,是因为在颁奖典礼上,获得“导演处女作奖”的赵薇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住晚会主持人经纬,留下了惊世骇俗的一吻。这一吻,竟然成了整个金鸡百花电影节的最大看点。

之所以说是“悄然”,是因为本届电影节实在没有在观众中间激起什么反响,甚至连一向较真的媒体都没有给予电影节足够的关注。不会有多少观众因为陈可辛的《中国合伙人》拿下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两项大奖,就急急忙忙地跑回去把《中国合伙人》再看一遍;也不会有多少人,因为小宋佳(微博)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就立马肯定其努力,或者对其刮目相看。

两个女明星互吻的花边新闻,风头竟然能够盖过各大电影奖项本身,这样的事在金球奖、奥斯卡,甚至金马奖、金像奖的颁奖现场,都绝无可能出现。我们不禁要问,曾经中国电影的最高奖项金鸡奖,如今为何走到了这种地步?而除了金鸡百花之外的其它本土名电影节和电影奖项中,如今又有哪个如今还能被媒体尊重,被大众关注?

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一个冉冉升起的电影大国,这里的电影节和电影奖项,却不同程度的沦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我们拿不出一个像样的、在全球范围内稍有影响力的电影节,甚至拿不出一个能让本国观众提起兴趣的电影奖项,这不仅是中国电影人的尴尬,也是所有中国人的尴尬。92970079

 

同是最佳故事片,黄晓明(微博)(微信号:lovemingzone)陈可辛获奖图遍地都是,《周恩来的四个昼夜》拿奖图满互联网搜不到一张

现状:官办电影节为官服务 主办方用奖换星光

昨晚闭幕的金鸡百花电影节,《周恩来的四个昼夜》和《中国合伙人》同时获得“最佳影片”奖,小宋佳凭借《萧红》获得“最佳女主角”,《一九四二》提名八奖项中五个奖,不够“根正苗红”的《一代宗师》弄了半天只拿个最佳男配和最佳美术,最佳原创剧本竟然是小品演员黄宏写的……“双黄蛋”满天飞,主办方有苦难言,“猫腻”也好,“中国特色”也罢,一切潜规则尽在一声“呵呵”中。

官办电影节为官服务 “计划经济评奖”与时代严重脱节

中国内地有着名目繁多的电影节:金鸡百花、中国电影华表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长春国际电影节、哈尔滨冰雪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将来还会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青海国际电影节(初定2016年举办第一届)等等……但只要仔细梳理一下“主办单位”就会发现,中国的电影电影节或相关奖项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几乎清一色由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主办,行政思维浓厚,是典型的“计划经济”。

本月27日上午,电影节副主席康健民宣布:第23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在兰州市举行,这意味着金鸡百花“告别长江后,将走向黄河”。被问及什么选择兰州,康健民说:“电影节选择兰州,是基于其良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基础,以及它对电影文化的渴望。”仔细品味,你会发现你把这句话中的“兰州”换成任何一个城市,其说法都成立。这就是典型的官员讲话,说得很生动,但没有任何实际内容。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去年,当外界有人质疑金鸡百花在走下坡路、魅力不再的说法时,中国电影家协会相关领导坚决予以否认:“我们其实每年都在进步。”可到底进步在哪里、影响力有了哪些提升,当事人不再提及。

另一个典型例子,则是近年新办的某大型国际电影节,好不容易把全球各大电影节的主席都请来了,弄了一个高端论坛,本来是做了一件前无古人的大事,很不容易,谁知论坛的主体竟然是政府领导讲话,电影节的主席们都坐在下面当听众,轮到他们发言时由于时间有限,只好草草收场。

昨晚闭幕的金鸡百花电影节,《周恩来的四个昼夜》和《中国合伙人》同时获得“最佳影片”、同时它还获得了“最佳音乐”,小宋佳凭借《萧红》获得“最佳女主角”,《忠诚与背叛》获得“组委会奖”、唐山市政府投资的《一九四二》也有多项斩获;政府的力量到底有大?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华语电影节全走下坡路 主办方用奖项换“星光”

最近几年,不光是金鸡百花电影节,中国各类电影节或奖项都在走下坡路,连香港金像奖和台湾的金马奖也不例外。以本届金鸡奖为例,虽然主办方相应中央号召“节俭办会”,取消开幕晚会、让与会嘉宾自行负责交通费用,但也因为这么一精简,好多明星大腕干脆都不来了,场面相当冷清,如果不是昨晚赵薇、黄晓明等人及时亮相的话,这个电影节简直就是星光黯淡。

而给面子捧场的明星,大都要求“利益均沾”,于是,不少电影节都流行“以人换奖”,就是“只要你来,就给你奖”,以此来换取一些大牌明星的出席,增加电影节的人气。如此一来,电影节变得毫无权威性可言。而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金鸡奖尚且如此,其它电影节或奖项就更不用说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有好电影办不出好电影节

青年导演,原《青年电影手册》执行主编耿聪认为,中国办不出好电影节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中国暂时没有生产出好的电影。而国外的好电影,更不愿意不远万里来中国参加一个毫无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电影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电影,怎么可能办出好电影节?”耿聪这样感叹到。

世界各国的知名电影节如柏林国际电影节、戛纳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等,其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把好片给全球观众。更关键的是,参加上述电影节各个竞赛单元的影片,要求必须是“全球首映”或“欧洲首映”,也就是说必须得是新片。就连没有评奖环节的多伦多电影节,每年500部左右的参展影片,也绝大部分都是新片。

可中国的电影节,不但国际佳片较少,前往参赛的国内影片要么是早就已经公映过的,要么就是观众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中小投资新片:“这样的电影节,能办出影响力才是怪事。”

当然,一说到中国没有电影人,不少人都会想到审查制度;审查制度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不能成为没有好电影的全部理由。“伊朗的审查制度比中国要严得多,可人家还是能拍出《一次别离》那样的电影。”耿聪说,等到哪一天中国有大量震撼人心的好电影产生的时候,离办出好电影节的日子就不远了。92970076

 

内幕:官方垄断批权 没有“土豪”的财力和“天一”的关系别想办

为什么内地的电影节总是充斥着没听说过的主旋律?为什么内地电影节评了奖跟没评一样?在2001年国务院公布的《电影管理条例》中,我们似乎找到了答案。

根据《电影管理条例》第四章第三十五条规定:举办中外电影展、国际电影节,提供电影片参加境外电影展、电影节等,应当报国务院广播电影电视行政部门批准。

也就是说,电影节能否办起来,最终由广电总局说了算,而未向广电总局报批举办的电影节和电影评奖,均视为违规操作处理。

媒体专家都搞不定政府关系 金球奖搁中国早被取缔

2009年,中国电影行业的媒体记者想自行创办一个奖项,叫“铁象奖”,首届颁奖典礼在当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其间举行,凭借《梅兰芳》获得“最佳女配角”的章子怡还曾冒雨去现场领奖并给予高度肯定,因为这个奖由全国各地的电影记者投票选出,可信度相对较高,毕竟他们长期生活在采访一线,几乎对每一部影片都了如指掌,美国的金球奖就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举办的。

可与金球奖的命运不同,第二年,“铁象奖”就办不下去了。谈及原因,“铁象奖”的创办人之一刘女士透露说,这是因为当年“铁象奖”第一届颁奖典礼完毕后就有人去告状:“而且是一下子就告到了政府部门,我们被直接挂了小黑牌,不能动,一动就有人知道。第二年,就从上往下压,接到的指令都是不能办,我们一点儿辙都没有。”

相关部门审批繁琐 奖项不是你想评就能评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要举办电影节和奖项,必须得到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批;这个审批,除非你有政府关系,否则难于上青天。以大众电影百花奖为例,1980年第三届之后,“最佳编剧奖”就被取消了;到了新世纪,以《建国大业》编剧王兴东为首的一批电影人四处奔走,呼吁恢复编剧奖,为此甚至不惜与一些业界大佬翻脸;但一直拖到2012年,这个奖项才终于恢复,第一个获奖的是苏小卫,获奖作品为《唐山大地震》。

大众电影百花奖由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办,要恢复一个奖项尚且如此困难,其它个人、团体或组织想要举办全新的电影节或奖项,难度就可想而知了。比如最近几年,中国导演协会每到年底都会对当年的作品进行一个评比,但对外不敢称“评奖”,只好说是“表彰大会”。

可事情总有例外的时候,2011年北京举办首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相关审批就相当顺利。即将于2016年举办的第一届青岛国际电影节,审批估计也不会太难,否则资方万达集团也不会急于宣布。电影节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办,只要有“天一”般的政府关系,和“土豪”般的财力,上面总会给你这个面子。92970508

 

愿望:呼唤有个性的电影节 让电影人“放手去办”

提起美国电影节和电影奖项,你会一下子想到金球奖、奥斯卡;而想到日本和韩国的电影节,你可能会立刻想到东京电影节的绿地毯,或者想到那些去过釜山电影节的中国女星;常买盗版盘的影迷也一定懂得,看到没听说过的电影,可以根据封面上戛纳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的LOGO来对影片做出初步判断;甚至当你想向朋友推荐一部华语电影时,你可能会对他说:“这部电影拿过金像奖”或者“这部电影入围了金马”,但绝不会说:“这电影去过金鸡百花”

究竟什么样的电影节才是我们想要的?什么样的电影节才会被观众重视?

求特色:电影节有所侧重 鼓励个性发展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预计2018年前后就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从影片产量来看,每年的故事片产量已高达七八百部,仅次于印度和美国居世界第三。如此大的市场,如此高的差量,除了平时的影院放映,这些电影亟需通过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展示平台。

比如实验性比较强的新导演作品,可以通过First青年电影展推出;政府主投的电影,去参加华表奖就好了,没有必要非去挤别的电影节;体育题材的影片,可以拿到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上去放映,以便被更多观众看到;希望能在海外市场有所作为的影片,可以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直接与海外片商洽谈。

“现在,中国电影的类型已经逐渐丰富起来,认认真真电影的人也多了,我们真是需要一个好的交流平台。”《中国合伙人》片方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参与电影节的目的不是为了走秀,或者拿个什么奖:“关键在于交流,了解大家真正的想法,同时也洞悉整个市场动态。”

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不是好电影节太多,而是电影节“双胞胎”太多。老的电影节当中,除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比较成熟和规范,其它电影节的评奖规则、奖项设置、运作方式等都比较陈旧,基本上还是几十年前那一套。比如金鸡奖和百花奖都是每两年举办一次,部分参赛影片都是上映一两年后才参与评奖,给人的感觉相当陈旧。

求放手:让电影人去办电影节 自筹经费自负盈亏

这就是目前中国影视产业的现状,政府力量过于强大,而且一些电影活动的举办或电影的拍摄,往往成为地方官员的政绩。这也正是金鸡百花能在全国各大城市轮流举办的主因之一,这是地方政府求之不得的事情,因为可以增加政绩。有传言称,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拿到举办权,甚至愿意向中国电影家协会提供数额不菲的“赞助费”,有的高达百万。

知名电影专家周黎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欧美尤其是美国,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电影节是由政府主办的:“政府它可能有相关的文化基金,你可以去申请,但它只是支持,绝不会亲自参与或经办。”在美国,举办各类电影节或奖项的都是一些专业或民间团体,如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金球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奥斯卡主办方)、各个地方的导演协会、演员工会、影评人协会等,因此他们能有效地避免行政干预。

面对中国的现状,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支招称,中国要想真正办出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电影节,政府应该给予政策支持而非主办:“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电影节这种事情,交给电影人去做就好了。”一位导演表示。

当然,想要取得真正的独立,不让政府插手,代价就是“别花(或者少花)政府的钱”。戛纳电影节主席吉尔斯·雅各布曾对戛纳电影节举办资金的构成做出过明确阐述:“戛纳电影节每一届的预算是2000万欧元,50%由公共资金组成,之后还有各种私人性质的资金构成,一些电影公司和电视台的支持,然后是经常和公众相连的赞助商。”这样的经营模式决定了:电影节办的好,影响力大,能筹到的经费就越多,办的不好没人看,就只能啃政府提供的那点基金。只有这样,真正有头脑、有激情、对电影有热爱的电影节举办者才能脱颖而出。

结语:

“中国电影节太多,但是好电影节太少。”一位刚刚参与了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资深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但其本人却拒绝透露姓名:“别到时候电影家协会说我忘恩负义,花钱把我请过来——负责相关嘉宾的食宿,结果到头来还说它这样不好那样不好。”

也许这就是中国电影节现状的症结所在。官方养电影节,电影节养电影人,电影人为挣钱要向官方妥协,官方评烂奖,也不过是为了给“上面”一个好看的交代。文化、经济与政治之间的矛盾,永远那么微妙。前年国家大推文化产业,金鸡百花就大操大办,锣鼓洞天;今年国家提倡节俭,金鸡百花就连开幕都取消了,政治决定经济,经济决定文化,政治课本上讲的全是真理,我们也只能且走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