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三个观点读懂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市场现状

8 十二月, 2014
165
0

2014年是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纪录之年。截至今年9月1日零点,中国电影票房突破198亿元,此票房数字相当于2013年中国全年票房的90.8%。而今年暑期档超过90亿元的总票房相当于2010年全年票房。国内电影市场的蓬勃发展,正悄然带旺一个以往大家过去留意不多的产业——影视后期制作,国内的生产力正在崛起。

电影《太平轮》正在上映中,如果你对电影产业感兴趣,会发现一个叫天工异彩的公司出现在《太平轮》出品公司列表里面,或许你会以为这没有什么,但是如果你熟知他的身份的话,对后面的事情你可能会非常感兴趣。天工异彩是国内一家非常大型的后期制作公司,你看到的许多院线片比如《私人订制》《画皮2》《龙门飞甲》《一九四二》后期制作都要从这儿经过。按照常规来说,他们应该是影视技术服务公司,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提供服务的乙方,现在它却出现了甲方的名列,那么问题来了,一家技术服务公司如果参与到电影出品方,他应该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影视后期制作现在又到了什么程度可以有这样的能力承担出品?跟着天工异彩总经理王磊一探天工异彩公司运营,看看中国影视后期制作现状。
三个观点读懂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市场现状,带你一览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天工异彩总经理:王磊)

三个观点读懂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市场现状,带你一览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

影视后期制作呈现整包制作化

影视工业网:天工异彩在电影《太平轮》这个项目里,是怎样的合作模式?

王磊:天工异彩这次在电影《太平轮》主要有三重身份,一个是后期制作的管理方,第二个是实际后期制作的制作方,第三个也是联合出品方。我们是一家全流程的电影技术服务公司,其实参与出品这个事情,是一个非常机缘巧合的事情。《太平轮》需要后期统筹管理的服务,而且在当时对于出品方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恰好是做这个服务有比较多经验。双方的需求匹配,而且谈的都比较顺利。所以后期服务,再加上投资,就很巧合的成为了出品方之一。我们并不是特定给自己身份上一个转变,我们本身还是以后期技术服务和后期管理为核心,对于参与到前期投资出品这件事情,我们也会感兴趣,这也算是将来有可能的一个方向。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选择建立一个全流程的制作公司,而不选择精细化?

王磊:我们当时公司整合创立之初,就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建立一个全流程后期制作服务公司,希望前期剧组拍完后,把素材扔进我们的制作基地里面,出来就是一个数字拷贝。为什么是全流程呢?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北京你想从西四环开到东四环需要多久?就现在北京的路况恐怕你自己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基本上一天也就能干一两件事。对于制片人也好,导演也好,在后期制作阶段,在几家不同的制作公司之间奔波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我们做这个全流程,也是希望节省剧组的时间,在一个地方,把所有事情解决,参与到后期制作的电影主创和投资人需要这样的便利。

从电影发展本身而言,现在中国电影,单作为市场来讲很火,但中国电影的工业化距离好莱坞还有不小的差距。 一部电影的后期制作往往要同时面对很多不同的后期公司甚至个人,单就视觉特效来说就有可能有好几家制作公司来制作不同的镜头,还有剪辑公司,调光调色公司以及声音制作公司等等,所以一部电影的后期制作会面临很多环节与环节之间的交流、交接与验收。工业化程度高的时候,很多事情是可以进行量化的,制作的环节和环节之间的交接,从业者大都会有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但是在一个标准并不健全的大环境里,制作环节跟环节之间的交接、质量与周期的管控,就变成了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我们希望把这些复杂的工艺封装在一个有标准的体系内,替片方解决这些问题。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天工异彩的前身是四家走专业化、精细化路线的公司,有这样的基因,就确保了现在的天工异彩不是一个大而空的架子,而是在每个专业环节都能出精品的综合性后期公司。

在好莱坞的确有很精细的分工了,即便在精细分工的好莱坞体系下面,也有大的后期制作公司的体系,比如说Dulex和Technicolor。它们都算是后期制作为中心的集团了,在它们集团下面有很多面向不同后期业务类型的分公司,进行精细化制作。 所以全流程制作公司也并不只有在中国才有。
三个观点读懂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市场现状,带你一览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太平轮(上)》官方剧照,版权归片方所有)

市场变化是很大,未来其实可以谨慎遇见化

影视工业网:这几年中国影视后期制作市场有没有什么变化?

王磊:变化是很大的,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大片是从《英雄》开始,2002年。《英雄》在国外定义为艺术片,但是在国内它是商业大片,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电影走进真正商业化运作,开始有大宣传,大制作,其实跨度无非也就十年的时间。当年《英雄》的后期制作是在澳大利亚,跟中国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中国后期制作的工业化发展,也就是这十几年的时间,由于中国电影市场的快速发展,各种类型的制作从无到有,规模从小到大,客观上给了后期制作公司大量的机会积累经验,没有像《风声》、《画皮2》、《龙门飞甲》、《1942》、《太平轮》这样的中国开拓性类型电影的出现,也不会有像我们这样的制作公司的存在。07年做风声的时候,找一个做过电影的视觉特效制作人员都难。到现在我们正在参与制作的《鬼吹灯之寻龙诀》,整合了国内外优秀的制作人才,光是从天工异彩派出的服务于现场的专业技术人员就有近20人,这种变化是非常的明显。

影视工业网:市场变化,会不会给后期制作公司带来新的合作方式,比如用制作费置换电影投资?

王磊:其实这几年国内大大小小的影片越来越多,后期制作公司的数量也在变多,规模也在变大,当然制作质量也在上升。至于在未来,会不会出现其他的合作模式,这都是有很多可能性和想象空间的。不过对待这种事情,我们的态度会比较谨慎。作为一家电影后期技术服务公司的基因还是技术和服务。电影投资出品,真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牵扯到很多不同的因素,对于公司运营来讲,资金回收的途径、周期,跟作为服务公司单纯做技术服务其实是两件事情,虽然都是电影,但是是两件事情,有可能发生,但是肯定会很谨慎进入。

影视工业网:国际化的考虑,天工这边怎么考虑怎么做的?

王磊:我们一直的定位都是希望做到在技术上国际化,在服务上本土化。 我们的服务重心还是放在中国。过去7,8年跟随中国电影一起发展,我们在中国电影制作服务市场还是有一定的经验和优势。 其实我们在洛杉矶也有分公司,在北京和洛杉矶的公司都有来自好莱坞的优秀制作人才,好莱坞和欧洲的一些电影制片公司和广告公司也会找我们做许多视觉特效的服务。刚刚做完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一个短片,全片绿幕拍摄,要求质量非常高,我们跟另外一家美国公司共同完成,两家公司一人做一半。上半年还做了一部美国的科幻电影,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导演做的监制,由于制片公司对某些剧情不太满意还在修改,我在这不方便透露电影的名字。好莱坞电影的制作周期方面是要比做中国电影更充裕一些,他的制作流程方面有先进并且可以借鉴的地方,对我们团队制作流程的规范和质量的提升有很大帮助。我们更多希望的是,通过我们的消化和吸收,在面对中国市场,服务于本土的制片人、导演时,这些“好莱坞经验”能够形成有益的帮助。
三个观点读懂中国电影后期制作市场现状,带你一览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
(《漫游太空2001》官方剧照,版权归片方所有)

科幻片不是中国后期做不了,而是市场环境不成熟

影视工业网:最近科幻电影大家讨论比较多,中国影视后期制作能力能够满足中国科幻片的要求吗?

王磊:最近好多人在讨论中国科幻电影,也会有人把技术特别是视觉特效技术作为一个中国没拍或者拍不好科幻片的制约因素之一,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中国科幻电影,现在还没有一部出来,我觉得我也没资格去说国内技术能力到底能不能满足。其次,为什么现在还没出来,我认为它远远不是技术上的问题,因为投资人对市场一定是敏感的,会知道观众喜欢接受什么类型的电影,这个事情不是后期公司能决定的。其实科幻在中国还是小众的东西,我可以举一个感触特别深的例子,2012年9月我在洛杉矶出差,经过海边的时候,突然听到附近民众在鼓掌、欢呼,我刚开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朝天上一看才明白,原来是“奋进号”航天飞机在天上飞,后来知道那次是“奋进号”最后一次上天,之后就被运到博物馆做永久展览了。其实“科幻”这个东西已经融入到美国人的血液里面,已经变成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在中国现在这个发展阶段,科幻在中国人心里的地位,还没有达到像美国那个样子,在中国为什么这么多的喜剧、爱情片、怀旧片会很火,或者魔幻片会很火,因为这些东西它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喜欢魔幻是因为你从小受到《聊斋》《西游记》或者其他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爱情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如果说技术制约,魔幻电影的制作难度不比科幻电影小,但是技术也没有成为中国魔幻电影的制约。是因为之前这几年科幻这个类型,并没有到达让出品人,让投资人真正感觉到会有很大受众的类型而已,但是明年开始会有很多的科幻电影出来,应该是投资人认为时机到了。所以还是那句话,电影没出来那一刻,不要认为它做不了,它是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

还有就是很多人会讲,某一个特效镜头或者画面效果最终呈现的好不好,是后期公司的事情,或者是后期的事情。其实远远不是如此,一个镜头它最终呈现出来品质的好坏,是从剧本、概念设计阶段,甚至项目研发、预算阶段,就已经开始被影响了。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在参与的万达、光线、华谊出品的《鬼吹灯之寻龙诀》这部电影,我能够深切感受到剧组在电影工业化道路上努力,后期制作会在这样一个良性循环的系统里发挥它应有的价值,我觉得一个完整的工业化制作体系,会是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方向,后期制作,只会跟随电影工业体系的发展而往前走。

来源:影视工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