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知识】《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19 十一月, 2014
145
0

“纸牌屋”是基于迈克尔·多布斯同名小说的创作,由大卫·芬奇执导,鲍尔·威利蒙改编,凯文·史派西、罗宾·怀特、迈克尔·吉尔等主演的一部政治为题材的Netflix的首部原创自制电视连续剧。本剧第一季于2013年2月1日在Netflix网站上对全球同步首播,第一季13集是同时放出的,这对Netflix的订阅者来说,绝对是一次视觉上的狂欢。小编也是纸牌屋以及国土安全这一批美剧的忠实粉丝,半年前我们微信号连续发了几篇关于美剧现场大灯的文章,以及纸牌屋的摄影指导的访谈。

第一季播出后,成就颇多:9项艾美奖提名,其中包括最佳摄影和最佳剪辑提名,同时大卫芬奇首次获得网络电视连续剧剧集最佳导演奖。

第二季于2014年2月14日在Netflix网站上播出。这一季有些变化,Igor Martinovic作为摄影指导,首次以4K和Ultra HD的分辨率在Encore公司进行后期和特效制作。

《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较之前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新加入了调色师Laura Jans-Fazio。Laura在好莱坞的Encore工作,使用的是Baselight TWO调色系统。这些剧集是以5K拍摄,拍摄的机器是 RED EPIC 以及Dragon,有时候会使用RED高宽容度模式(HDR)。摄影机RAW文件送到Encore进行剪辑和调色。

工作流程管理非常重要,13集的剧集有大量数据是5K素材。这次我们对话Laura,谈谈她是如何成为一个调色师的,以及她对调色的看法和感悟。(蓝色部分为问题,黑色部分为回答)

Q:在为“纸牌屋”工作之前,您有在做其他工作吗?

我一直在做到工作也只有调色了。最近成为了自由调色师,在洛杉矶及美国各个地方工作,调过广告、电视及独立电影,也在FilmLight工作过,培养新手调色师使用Baselight软件。后来有机会给“纸牌屋”调色,我就接了这个工作。

《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Laura Jans-Fazio, lead colourist at Encore

Q:调完这一季要花多长时间?

我们总共花了两个半月完成了这一季。时间线会依据变化来调整,所以每次更新一集和一次更新13集也没什么区别。剧集一次性更新完比每周更新一集好太多了。

Q:David Fincher是一个视觉风格独特的导演,您是如何将他的视觉风格体现到画面上的?

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David很清楚自己看到的以及自己想要什么。

我是第二季刚加入的,没有参与第一季的调色工作。和David的合作非常顺利,他讲话简明清晰,这一点无疑在对他成为一位伟大的导演上很重要。我们通过PIX系统交流,实现远程调色合作,包括摄影指导Igor Martinovic,他也是第二季新参与的。

Q:您是和Igor在一起工作,还是他也是在另一个项目中?

我们三个都在这个项目中,都是通过PIX远程交流的。

Q:远程项目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我们从定剪开始。素材导入,我会在Baselight上套底,Baselight是我们以前使用过的调色设备。接着我会先调每集的前20或30分钟,上传到PIX,在这同时等待意见和反馈,之后会完成剩下的部分最后再上传。

我会得到所有的意见及反馈,接着我会浏览这些通过PIX的XML传递过来的意见及反馈。将这些反馈合并到剪辑那里发过来的原始XML中,Baselight支持工作时屏幕上直接显示这些评论的功能,非常方便好用。

在我们需要查看画面中的标记,或者在图像中用圆形圈出的特定区指出需求时,就需要我们通过PIX交流。

Q:能再谈一谈使用Baselight的工作体会吗?

《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Baselight能实现4K回放,我可以处理RAW文件或DPX文件。它能支持同一条时间线上有多分辨率素材存在。

很多情况下,使用5K RED Epic拍摄,利用摄影机里的HDRX功能,这些我能在Baselight上进行合成,找到我需要的细节,而不用在不同区域进行抠像(可能会在多层调色时损失细节)。

Baselight有一点很棒,除了能在上面集中套底和合成之外,它还有四个不同类型抠像器。抓取新的图像用作色彩参考不再是必须要做的。这些缩略图能链接到文件,通过它们筛选并用于参考,而有些调色系统是不具备这种功能的。这样不用按很多键就能调色,并且调色速度变得更快了。

Q:Baselight还有没有一些你很喜欢的特点呢?

Blackboard操控界面设计很合理也很直观。第一次学习使用的时候我就问了:“X功能按钮在哪里呢?”而它正是在我想要它出现的地方。听起来很蠢,但是真的非常智能。

开发者不是调色师,但他们很懂调色过程。他们和调色师、工程师等一起合作,设计出好用的功能,比如在屏幕上显示反馈意见的功能就是这么研究设计出来的。

我们在一个镜头中使用多个图形遮罩,可以通过一层里外调色做到这些,Baselight确实很节省时间。

Baselight里还有一个3D抠像器,非常好用。支持在一个镜头或画面中按多个方向选取像素,并按照爱好需求添加。可能你有HSL抠像器——色相、饱和度、亮度,HSL抠像器是基于这些参数的,而单独RGB抠像器是基于例如红色、绿色、或蓝色通道的。有了3D抠像器,可以同时使用这些抠像器,或者不需要做多个抠像也可以分别调节它们。这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

《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Q:聊过您的工作流程和使用工具后,您能再谈谈您是如何在剧中实现你们三人的视觉想法的?

我们以第一季已有的效果开始:一个非常黑暗的政治世界,所以片子设计和灯光需要做很多工作,场景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

我按照制作设计和已有的灯光,尝试创造出第一季的感觉,给片子营造出黑暗的感觉,但颜色依然通透。色彩不需要太强烈,但要足够明显——酒红色的领带、浅蓝色的衬衫、浅灰褐的墙、海水泡沫色的底色——但我想它是具有现代感的网剧,但不是那种过度饱和的电视剧。

Q:人们在观看Netflix视频时,使用不同的媒介会有不同的问题。对于手机或平板显示屏,您调完色后还会做后续的颜色校准吗?

我们不能决定用户用什么设备、在什么地点观看,以及观看环境的灯光条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尽我们所能选择最好的观看选项,以及校准监视器,因为监视器很关键。过去的几十年里,校准标准已经建立,并对制作过程提供了不少帮助,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我们三个人的监视器是相同的,校准也做的一样,每次上传前都会附带测试图卡。我们要保证彼此之间每次都是一致的。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画面非常一致,这使得我坚信,我们的交流是在同一标准下进行的,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在Netflix上看了第二季,和我在监视器上看到的效果几乎没差,不过我家里的显示器是校准过的,同时在笔记本电脑上看效果也不错。

Q:您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呢?

我最初差点成为一个画家。我从小在纽约长大,之前不知道传播学在大学是主修课程。17岁那年,准备去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学习时装设计。后来有机会去WNYC 公共广播公司实习,在那里我学会了卫星通信的向上传输/向下传输、主控、调整摄像机之类的。从这之后我在后期公司做了剪辑助理工作。当时我还在上学,但是很想退学然后去追求我的职业。

以为自己会是一个剪辑师,后来我又爱上了调色室!这真是令人激动。

Q:那您后来是怎么和David Fincher开始合作的呢?

嗯我非常走运。我假期时顶替了调色助理的工作,我干的还不错,一年之后,我和我的调色老师一起去了别的公司,不到一年,我就开始做调色了。

我很好学,有时会去拍摄现场。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一直到现在我都很感谢那些曾经帮助到我,教授我知识的人,谢谢他们。

在那家公司工作了几年,后来有个机会去洛杉矶学习新的调色系统,这个系统就是Baselight。一共学习了三天,第四天是指导训练。后来我受到Filmlight洛杉矶办公室的青睐,又进一步学习了这个系统。

简单来说,加入David Fincher团队是因为我为这个机会做好了准备,可能是运气很好吧。

《纸牌屋》的女调色师访谈,及远程调色工作流程介绍

Q:您在不断提升自我的过程中,对科技和艺术的体会和感触是什么?

我认为这两者处于逐渐融合的状态,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还是需要很强的技巧性,我们拍摄6K画面,要在4K下调色,没有合适的校准工具对4K显示器做色彩和Gamma校正。也就是说,你要用4K投影仪来顶替。好在在我们使用6K及6K+之前,制造商将创造一个合适的4K监看方案。
以后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多,更快,更具创造性的世界。

PS:实际上像《纸牌屋》这样需要异地调色的项目,在国内也有对应的解决方案。Homeboy Cine Studio电影调色公司现在也可以提供专业的达芬奇对达芬奇的远程调色,客户只需要把剪辑完成的非编时间线和素材寄给我们,我们在北京完成素材套底,建立一个达芬奇时间线,从网上发回给客户端。客户在异地就可以和北京的调色师实现远程调色了。我们在北京的调色室里完成的所有的调色步骤,在客户的达芬奇界面上都会同步起作用,并看到每一步调色的效果变化。

目前,我们远程调色的业务只针对企业客户的长期合作,我们将送一套达芬奇的调色设备,并派专人去调试安装。

远程调色业务咨询:13810380807
via creativecow

来源:影视工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