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16 十一月, 2014
357
2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虽然在白昼尽头,智者自知该踏上夜途,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因为言语未曾迸发出电光,他们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好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着他们脆弱的善行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本来也许可以在绿湾上快意地舞蹈,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狂人抓住稍纵即逝的阳光,为之歌唱,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并意识到,太迟了,他们过去总为时光伤逝,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严肃的人,在生命尽头,用模糊的双眼看到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4)meteors and be gay,       失明的眼可以像流星般闪耀,欢欣雀跃,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而您,我的父亲,在生命那悲哀之极,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我求您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人类一直在不断的突破自身的极限从而改变命运,从第一艘航行的船只,到人类第一次踏上月球表面,可是最终的边界仍然是诱人而不可能达到的。诺兰说:《星际穿越》系在讨论人类在星系中的位置到底在哪里这个引发深思问题。

“对我来说,太空探险代表着人类经验的绝对极限,从某个方面来说,它是用宇宙来定义我们生存的地方——地球。对于一个导演,我很兴奋拍这样一部电影将带观众进入那段经历,通过这些第一次向外旅行到星系中的探索家的眼睛,真真确确的到达另外一个星系。这是多么伟大的旅程,你可以想像一下吧,我也一直很感兴趣的是我们人类进化的下一步会是怎样。如果地球是一个巢,我们将如何应对离开的时候到来呢?”

故事背景在不久的将来,农业危机使人类世界面临崩溃,《星际穿越》记述了一个大胆的任务,穿过时间和空间的障碍,做人类灭绝前的最后一搏。 但是,最终决定这部电影是其核心的人性故事。导演说空间的大小和气魄是表现探索队员之间的关系的最有趣的背景,这些人物关系对我们是如此强大和有意义,以及,它怎样关系到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星际穿越》讲了很多,我们是谁,我们要去哪里,但是,对我来说,它是一部关于如何做父亲的电影。把这些想法放在首要的位置,就有了这个电影的故事,而不仅仅只是消费那些宇宙元素。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星际穿越》的美术设计———“我们必须面对太阳系里已经没有东西能帮我们了这个现实。”

农场的设定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在向其它星球进军之前,《星际穿越》先在地球上开场了,在美国的中心地带,那里的一小群农民种了大面积的玉米。诺兰对电影视觉质感的真实性的追求,让不会单独拍摄一个农舍、玉米地和山,然后用数字技术把他们合成到一起。他想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地域感,这意味着用他们的拍摄团队需要改变他们的拍摄地

这个尝试发动了制作团队的难题:把拍摄地拼起来!然后根据每个拍摄场地的摄影机就绪时间编写为期四个月的拍摄日程表。“我们几乎是按照时间顺序来拍这部电影的,所以退一步来说,拍摄前的几个月是很有趣的日子,在加拿大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我们要在不能种玉米的地方种玉米,我们在一个相当短的准备期里有大量的活儿要干。对我们来说算好消息的是,电影中的玉米并不需要看起来长得很好,电影里地球环境已不适合农作物生长。”

就这样,诺兰和他的团队被埋在玉米堆里了,在牧场主的帮助下他们建了一条通往拍摄地的道路,播种500英亩玉米地。制作团队只有短短半年不到时间让玉米成长到它的完整高度,在最后几个星期,终于,玉米冲高最后几英尺,当主要剧组到达那里开始拍摄的时候,整个画面看上去好像这片玉米地本来就一直在那儿的。

诺兰把库珀的家园设想为当代的,而不是未来的,永恒的建筑灵感来自于于安德鲁惠氏的画作。“库珀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美术克劳利描述到。“他来自过去,生活在一个脏乱粗俗的后科技世界。所以,做成任何一种未来派建筑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它必须可靠而接地气,就像他这个人。”

克劳利设计了一所看上去像一个家族在里面住了好几代的房子,然后让他的美术部门用所有美学和建筑结构完整性建造了一个真的家,管道方面可以省去了。因为它是拍摄日程表上的第一个拍摄地,这个赛跑就是要在短短的10周完成这个房子的建造,而且,玉米已经在长了,所以没有B计划。”

因为农舍被设想为一个内景兼外景,重点放在真实的纹理,自然的光线和真实的视角。“对于库珀来说,农场有着太多的回忆,对于我们来说,它是我们了解他的引擎,” 摄影团队希望用一种有触觉、熟悉度和质感的方式来拍。我们不是在那里欣赏风景的,我们在那里跟随着主人公四处走动,

乡村场景的铺设不断地提醒着人们库珀和他的家人生活的时代。而《星际穿越》反映的是在未来可能成行的太空之旅。制作团队向大萧条时代寻找表现人们所受到创伤的灵感,这在电影中激发了这次旅程。美国的沙尘暴,诺兰最近观看了纪录片制作人肯·伯恩斯在美国公共广播公司播放的纪录片,讲述了美国的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生态灾难,在全国耕地范围的群众性的犁地运动把北美大草原整成了浩瀚的沙漠,另空气变得窒息,使百万人陷入流离失所和饥荒的巨大的黑尘暴。伯恩斯的令人心碎的镜头和对沙尘暴幸存者和目击者的采访深深地影响了诺兰,并最终影响了电影本身。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服装设计

“诺兰有伟大的眼睛,非常精确的知道他想要什么,但从草图到完成的服装,我们只有12个星期的时间,所以我们一直都在猛踩油门式的工作,库珀和同往太空的宇航员们穿的太空服的设计扎根于现实中的太空服。导演不希望偏离既定现实中对外空环境的需求太远,所以,它可被识别为属于20世纪的宇航员,更加能够接入历史,能看到20世纪宇航员的影子,而不是看起来像是某个遥远的未来。

设计师从上世纪60年代到今天宇航员装备演变的研究,从水星计划的银色套装到在月球上行走的阿波罗宇航员穿的胖胖的服装,但她最终融合了所有宇航服的多种元素。设计了一些必须被加进宇航服构造的硬道具,如氧气系统、专业的手套、甚至肘型火箭。这些都是使用3D建模进行设计,然后美术部和特效部合作制作和微调。之后由索弗瑞斯和她的团队用能够强调这些功能装置的服装面料把道具集成起来。“宇航服上没有一样东西是为了装饰,一切都得服务于一个目的

这又增加了另一层的难度,因为所有的东西,尤其是氧气系统,必须真的能工作。 “演员在电影里一半以上的时间穿着航天服,所以如果戴上头盔,氧气系统必须发挥作用,否则他们就无法呼吸,” 她解释说。由于能制作宇航服的地方很少,索弗瑞斯找到了一家名为SPCS的可以制作全体船员装备和表面织物的公司。

设计师与导演一起,以双子星计划的环和滚珠轴承设计为基础,定下了船员们头盔的造型。花了四个月时间的设计、制作、再做旧头盔,一套操作音响系统被研发出可以安装在他们的头盔里,方便演员和导演之间的沟通,和演员在演对手戏时彼此之间的沟通,这将最终被编入影片的最后混音。

对于已经变得很沉重的宇航服,设计师必须再加入循环冷水管的冷却系统,为了不让演员过热。服装主管对宇航员在真实太空中用的系统做了研究,并以此为灵感制作出了电影里用的系统。也包括有散热和防止玻璃盖起雾功能的装有风扇的背包,最终的重量总计在30到35英镑之间,这还不包括他们拍水下戏要穿在里面的潜水服。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机器人的设定

“这个影片发生在一个资源枯竭的未来,所以科学界极端依赖于军事科技那里保留下来的任何东西,在设计上,我们想做成关节式的机器人,防爆而坚不可摧,强调的是力量和功能,而不是外形。”这些机器是已经退役的军用硬件并重新用于航天事业。,它会思考会说话,但是要避免电影里的机器人普遍的拟人化特征

除了要活动起来,但是导演更希望机械宇航员在《星际穿越》中是像人一样的存在。在访问了特效小组多次后,特辑演员欧文投身进了小组工作,使TARS和CASE在银幕上活起来,在片场,欧文操纵木偶装置,和其他演员互动,
因为没什么需要用CG技术来增强,很快保罗·富兰克林也加入了TARS团队来提升动作场面,以及除去演员的痕迹。最终的结果是机器人的很多活动部件成为了一个和谐整体,诺兰的实用机器人的概念转化成了一部液压木偶,不同于任何电影人曾经做过的机器人。

当火箭运载着漫游者号航天飞机升入太空,TARS和人类的船员一起离开了地球。制作团队设计了一个效仿历史悠久的美国航空航天局火箭发射画面的视觉特效场面。 “我们希望观众能读出这个场景里的电影语言,” 保罗·富兰克林说。“所以,克里斯叫我们看了所有老阿波罗升空进入宇宙的有特定画面的镜头。因为上世纪60年代的任务是用的这些巨大的360英尺高的火箭,所以助推器和现代不同。加上那些从发动机喷吐而出的巨大橘黄色火球,那是我们想追求的大小。” 就像TARS一样,漫游者号航天飞机和其它飞船也是从诺兰车库里的实验飞出,出现在大规模创新的电影拍摄中。
《星际穿越》的太空船,宇航服,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

飞船的设定

诺兰和克劳利开始了设计电影中的三部飞船的过程,漫游者号、登陆号和耐力号,他们开展了关于航空航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研究,看了几小时的国际空间站IMAX纪录片,参观了企业家伊隆·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设施和龙航天器,并在现在退休安置在加州科学中心的奋进号航天飞机附近走了走。

漫游者号,耐力号的快速穿梭机,是第一个诞生的。完善的三维打印机生成的模型,克劳利带来了一队雕塑家雕刻出更详细的起落架、起落架、发动机、气闸等生活必需品,而不损害其圆润的曲线轮廓。接下来是登陆者,一个棱角分明的庞然大物为力量而造而不是速度。“如果漫游者号是德国赛车,可以呼啸着飞到一个星球再飞回,着陆者就是一个重型俄罗斯空运货物直升机,” 克劳利描述到。“这个重负荷机器是设计用来运载货物出耐力号和把它放在星球的表面,这个动作是通过船身上下颠倒完成的。因此,宇航员的座位可以360度旋转,驾驶舱狭小拥挤,飞船头重脚轻,以给货物腾出空间。”

漫游者号和登陆者号均被设计成能紧紧依附于耐力号的环形母舰:一个多层面的设计难题,克罗利和诺兰用低科技的方法破解了。“我带来了一些丙烯酸块,我们以不同的方式组合,直至最终白弄出一个用12个隔舱拼出的环的几何形状,” 克劳利说。

耐力号的环型模块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分段的轮子,带有一个中心轮毂,转速为每分钟5次,以通过向心力产生1G的重力。通过气闸系统和弯曲连续的楼层连接,船上的12个隔舱在整个任务有着各自的使命:四个发动机隔舱,四个永久性隔舱,包括生活区、驾驶舱、低温室与医学实验室和四个讲被安防在新的行星表面的登陆舱。
一旦设计在三维视图中通过测试,对连环相扣的细节的精心设计完成,下一步就是制造。克劳利聚集了一批技术高超的艺术家用钢和聚苯乙烯手工雕刻出一个46英尺长的漫游者号和一个50英尺长的登陆者号。斯科特·费希尔和他的特效工作人员则给两艘船的船体设计了液压起落架和气密舱。然后,他们用极硬的玻璃纤维涂层给船体做了防水,这是诺兰设想的必要的东西。费舍尔还操纵宇航员在进行长途飞行时休眠用的冷冻床,以及能360度旋转液压座椅。

当飞船最终向索尼工作室的摄影棚进发,费舍尔在沃尔多的每个活动点上都安装了一个连接在运动控制系统上的六轴的万向节,使得操作者以前所未有的稳定性和精确度来操控它的行动。“当我们把万向节作成了,大多数时间是克里斯在操纵它飞行,” 费舍尔回忆道。“我觉得他挺喜欢玩这个的。”

来源:影视工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