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词条】彩色电影

22 九月, 2014
278
0

彩色影片

彩色电影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祝福》海报

在银幕上能够还原被摄体自然色彩的影片。一般用彩色多层胶片制作。先用彩色底片拍摄成原底片,再用彩色多层正片通过底-正片工艺印制成彩色拷贝;也可用染印法工艺以黑白接受片为原材料,印制成彩色拷贝。

一、彩色电影的诞生
迄今为止,许多影评人仍然用无声、有声作为电影时代的划分标准。但不可否认地是,自电影发明以来,电影人就不断追求在银幕上真实或艺术再现我们眼中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彩色电影的诞生是科技进步的结果,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对世界电影的巨大贡献。
1900年,法国的梅利埃斯和帕特于采用模板机械印制法逐幅画成彩色电影胶片。1903年,法国的莱昂·迪迪埃发明了一项与色染印法有关的技术。1908年,法国的贝尔通发明了一种透镜加色法,它是将三基色红,绿,蓝混合相加得到彩色图像的方法。1912年,德国的菲舍尔发现,利用某些化学物质的氧化和偶合作用可以生成颜料。在此之后,贝拉·加斯帕发明了分解胶片颜色膜成像的彩色技术。美国柯达公司及时地购买了这项技术专利,并推出彩色胶片。
1932年,美国的沃尔特·迪斯尼第一次用三基色色染印法拍摄动画片《花与树》。
1935年,世界第一部真正的彩色电影《虚荣城市》问世。
1939年所拍摄的历久不衰的《飘》树立了彩色电影史的一座丰碑,获当年奥斯卡最佳彩色电影摄影奖、最佳彩色服装效果设计奖和彩色运用特别成就奖。
中国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是1948年由费穆导演、梅兰芳主演的《生死恨》(有人说是胡蝶1932年拍的《啼笑姻缘》,那是胡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是1953年拍的越剧片《梁山伯与祝英台》,据说是周总理点将从国外买的彩色胶片,花老鼻子钱喽。

二、黑白→彩色→自由运用
彩色电影无疑能够满足观众更强烈感官刺激的需要,所以一经问世即迅速为大众接受。美国好莱坞的导演们十分敏感地捕捉到这一巨大商机,在40年代纷纷加入到彩色电影的行列。他们对色彩的细腻感受和灵活运用促成了一批彩色经典影片的面世。奥斯卡评委对于商业气息的敏感性一点也不差于片商,在1939年就不失时机地将最佳摄影奖一劈为二,一个给黑白片,另一个给彩色片。50年代中期的好莱坞,黑白片在与彩色片的交锋中已显颓势。至60年代,彩色电影已成为影坛的绝对主宰。1968年,奥斯卡评委又地将最佳摄影奖合二为一(真是精明的商人,难怪其他电影节的影响总不如奥斯卡呢!)应该说,在这近三十年的攻防战中,好莱坞导演呈现给世人的经典作品,如《飘》、《桂河桥》、《斯巴达克斯》、《阿拉伯的劳伦斯》、《宾虚》、《十诫》、《埃及艳后》、《日瓦戈医生》、《西区故事》、《雨中曲》等等,加速了彩色电影最终获胜的步伐。彩色对于表现场面宏大、风光秀丽、服装鲜艳的剧情显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
或许是认为彩色不能反映其作品沉重的内涵,或许是怕彩色让观众分了心不再关注于剧情和人物心理刻画,或许是对新事物排斥的自然反应,或许是觉得彩色电影成本太高,与美国导演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欧、亚的电影艺术大师们普遍对彩色电影不太热情。费德里科•费里尼直到1965年才首拍彩色片;而黑泽明更是坚持到了1970年。老黑的黑白片在光与影的处理方面堪称一绝,他的《七武士》、《蜘蛛巢城》、《战国英豪》、《椿三十郎》等几部作品是我收片中的至爱,但在拍了第一部彩色电影《没有季节的小墟》之后,他可能是掌握了运用彩色的技巧,发现了彩色的魅力,就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再没拍过黑白片。
黑白片毕竟出有他独特的魅力。在彩色一统江山的时代,也有不少导演用黑与白来表达他们的电影思想或意图。比如,希区柯克拍黑白的《精神病患者》是为了不把观众吓得过惨;史皮尔伯格在1995年拍摄黑白的《辛德勒名单》是为了反映历史的凝重;罗斯托茨基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用黑与白表现战争和现实的残酷,而用彩色来表现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向往,让色彩的反差来引起观众憎恨战争、憧憬和平的共鸣。
也有许多导演利用彩色中的不同色调来凸现其表达效果。如科波拉的《教父2》在用刺眼的明亮色调表现迈克尔的今天,用柔和的灰黄色调表现老科里奥的发家史,一则区分了时间线索,二则表达了浓浓的怀旧情绪。沙马兰的《第六感》用灰绿的基色来加强压抑和恐惧的气氛。这种例子已经多得数不胜数
总之,无论黑白还是彩色,现在都只不过是被导演根据需要娴熟地玩弄于股掌上的一个工具而已。

三、黑白片的彩色版
论坛上一些碟友在谈黑白电影能否变成彩色,其实早已成为事实了。
最初,电影人渴望生产出彩色电影,就用手工着色的办法(让人在电影胶片上一帧一帧地手工着色),把黑白电影变成彩色电影,结果不仅费时费力,而且色彩不鲜艳,每格的色彩彼此不一样,不均匀,银幕效果不好。
大部分你所看到的20年代到50年代的老片,实际上原本都是黑白胶片,只是通过技术着色才使之成为彩色。而后来,米高梅、20世纪福克斯、华纳等片商为了让老片“焕发青春”,用染印法+大面积着色原理,给不少黑白片也换了一副彩色马甲。(年纪在30岁往上走的同志可能还记得80年代中央台通过澳大利亚什么公司引进了一大批美国老片,基本都是彩色的,其实大都是后期着色。)除了个别在正式出品前由电影制作组着色的影片(如《飘》、《宾虚》等)外,大部分颜色单调虚假,让人看了着实想吐,典型的有《卡萨布兰卡》、《魂断蓝桥》。想想着色成本如此之高,真替片商不值。
进入数字时代后,电影技术人员更利用数字技术对黑白电影进行修正、着色,我到目前只看过《卡萨布兰卡》、《罗马假日》等少数几部数字修正版,数字着色的只听过没看过。据说成本挺高,而且技术上对于光与影的效果处理仍然不如电影负片(如《罗马假日》就有边缘尖锐处理变白变亮的痕迹),因此片商也不敢太兴师动众,放了许多老片一马。
正如黑白相片到今天仍然生命力旺盛一样,黑白片的艺术张力也不容否认。但前提是要拍得好,如果摄影上没什么特别的话,我看到数字着色技术成熟时给它来个彩色马甲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