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看美女电影DI调色师如何调制《催眠大师》

19 八月, 2014
360
1

tssts 影片介绍: 《催眠大师》讲述了知名心理治疗师徐瑞宁(徐峥饰)正值事业风生水起之时,遭遇棘手的女病人任小妍(莫文蔚饰)任小妍的身份真正是什么?作为悬疑片的《催眠大师》以灰暗的色调为主,营造出紧张压抑的整体氛围。与此同时,在梦境与现实多次交替穿梭中,色彩的辨识度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细节依赖于影片的调色师,惠敏老师对不同段落和场景的色彩把握与处理,为影片的最终的画面呈现增色不少。

tssts1

 李惠敏,调色师 ,韩国东国大学影像学院电影专业美术系硕士研究生

代表作品:《龙门飞甲》、 《转山》、《杨门女将》、《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幸福额度》、《挪威的森林》、《匹夫》、 《萧红》、《乐翻天》、《甜心巧克力》、《咆哮无声》、《101次求婚》、《红楼梦》、《飞越老人院前传》、《 画皮2》、《黄金大劫案》、《危险关系》、《意外的恋爱时光》、《催眠大师》等

不同类型的影片在调色上的处理方案

惠敏: 像爱情片的话,偏向朦胧的感觉,调的时候会把画面调的比较纯洁一点,干净一点,稍微调亮一些。悬疑片又是另外一种风格,悬疑片以气氛为主,要营造出一种紧张的气氛,要以主人公为主,比如主人公的眼光,在高度紧张害怕的情况下,会有抖动的现象,为了表现更清楚一些,可以把周围的环境稍微调暗一些。主人公的表情要调的清楚一些,因为他的表情要很明确地传达给观众,当观众看到画面的时候,他会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就开始猜测。所以在调色的时候,画面需要清楚的地方,让它清楚一些,不想让观众看见的地方,把它给压暗,加强紧张的气氛。

关于《催眠大师》调色解析

惠敏:在《催眠大师》里面,莫文蔚在弹珠子的那个场面,床底下老太太的脸,突然间出现了。当你看床底下的时候,一开始可能什么都看不到,当老太太的脸一出现,再单独把老太太的出力得特别亮,前后会有很大的差距。

主持人: 影片一开场,老奶奶带着一个小女孩,画面也是偏暖色的,她们走,躲那个女的,进走廊以后,开徐峥的门,在徐峥那个场景完全变了,是特别亮的场景,在调色之前是怎么考虑的?

惠敏:刚开始调色的时候,没有那种效果,只是让前后画面衔接起来,不会显得特别的亮。但是后来摄影师的建议是:因为女演员在催眠当中,前面是特别恐怖的一个气氛。而后面当女演员打开门,进到徐瑞宁(徐峥饰)屋里面的时候,是一种摆脱了那个困境到了天国的效果。所以摄影师那边希望它亮一点,干净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到,最后从徐瑞宁(徐峥饰)的催眠里面醒过来时。让人感觉好像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不过它们必须要有统一的空间感。

当时的想法的是,催眠跟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画面是一样的。进入催眠的时候,等于开了一扇门,进入另外一个地方。她那边也是,开门的同时,摆脱恐怖的环境,进入另一个天国般的境界。当时摄影师就是这样说明的。而我理解的是,我们开门进去或是进入催眠状态,感觉都是一种走进另外一个环境的状态。当时摄影师,可能就是想要一种不一样的进入催眠,或是开门走进另外一个天堂般环境的状态效果。

主持人:电影很多梦境轮回那种,在梦境场景调色处理上,与正常的内容上,会有一些不同吗?

惠敏:《催眠大师》回忆的部分确实挺多的,但是我们调色的时候,不能跟催眠现场的环境相差特别大,所以稍微调的有点儿朦胧的效果,类似梦幻般的感觉。回忆起来时,比如比较幸福的时刻,你就会把瞬间在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画面。

当我这边调色的时候也是,像两个人相爱的时候,那些回忆的画面,一点冷色调都没有,调的特别的暖。

像孤儿院那些地方,是不好悲伤的回忆,就调的特别的冷。像我们这边回忆的时候,可能就想起局部的一些地方,她这边也是把人物会清楚一些,把周边的环境虚焦,弄的不太清楚,有点儿梦幻般,有点儿朦胧的感觉,她那边,两个人相爱的镜头,虽然说是特别幸福的回忆,但是它毕竟接下来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所以也不是调的特别欢快的画面,而是把它饱和度降低,让它有一点沉重的感觉存在。

tssts2

主持人:中间部分,莫文蔚被催眠的时候,有一些小孩在楼上,上来牵她,让她上去,一开门以后,又是另外一种调子,就跟很多小孩在孤儿院那个场景,她有特别叙事上的帮助吗?包括调色过程性的东西,它对影片起到什么样的帮助吗?

惠敏:因为在楼下的时候,已经在进入催眠状态,但是你不能给观众感觉一下子色调变了,以为已经被催眠了,得给观众留一点余地。这个是在催眠状态呢?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呢?会观众造成一点的混乱感。等小孩拉着她到楼上之后,开另一扇门的时候,就已经是在看当年的自己,又是另一种效果,仔细看的话,她走进孤儿院之后,有一种青绿鲜绿的效果。

因为她刚开始这个男朋友嘛,那个时候还是比较年轻的活泼的时候,所以把画面弄的鲜绿一些。特别想说的是孤儿院那场戏,当她走进孤儿院的时候,被小女孩牵着手,一个是十年前,一个是十年后,调色的时候,莫文蔚皮肤,必须得要做到调到十年前的莫文蔚,那个下的功夫特别的厉害,从眉头、下肩、眼睛、嘴,这边的皱纹都得弄,费的时间特别的多。

像《催眠大师》回忆的部分确实挺多的。但是我们在调色时,不能跟催眠现场的环境相差特别大,所以稍微调的有点儿朦胧的效果,类似梦幻般的感觉。当你回忆的时,想记住哪个比较幸福的时刻,就会把瞬间在脑海中浮现那个画面。

影片中对色调的处理是基于什么考虑的?

惠敏:开始调色之前,会有一个剪辑小样,得无数次的看这个小样。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催眠的内容,不知道哪个是现实,哪个是催眠的状态下,反复考虑了这个问题。所以在室内可能会用暖调这种方式来调色了。

在色调确立上导演和调色师是如何沟通的?

惠敏:像《催眠大师》,已经是我跟陈正道老师的合作的第三部作品。所以不用特意嘱咐我要什么样的感觉。他大概想要的感觉,跟摄影师提一下。最终画面调的时候,还是我和摄影师两个人沟通出来的画面。摄影师跟导演对画面的要求也差不多一样,所以当时调的时候,室内是暖调,但是在暗部加了一些冷调,这样画面看起来丰富一些,像室外蓝色比较多一些,像回忆的部分,加朦胧的效果多一些。

惠敏:像徐峥在下雨的那场戏,下雨的话,环境会稍微暗一些,这样的时候,它自动出现冷色的效果。像导演单独有说过一个镜头,就是水下的镜头,导演要求让我调的稍微暗一些,稍微冷一些,蓝色比较多一些,也给了很多参考画面给我看。比如他要的画面是这样的,他喜欢的画面是那样的,给过很多参考图。

像水下的镜头,想摆脱那种状态,但是摆脱不了,让人看着特别揪心。当时调的时候,把画面调的稍微暗一些,比正常画面稍微暗一些。因为不光是他一个人难受,像我们看的时候,有不安或者是烦燥的心情传达给观众,所以就比正常的画面,当时调的时候特别的暗。 像水下的镜头,现在想摆脱这个里面,但是摆脱不了,让人看着特别揪心。当时调的时候,把画面调的稍微暗一些,比正常画面稍微暗一些。因为不光是他一个人难受,像我们看的时候,有不安或者是烦燥的心情传达给观众,所以就比正常的画面,当时调的时候特别的暗,要暗的比较多一些。

调色时,需要注意哪些细节?

惠敏:首先能看到导演剧本的话,是最好的。还有剪接的小样,要看摄影师拍摄的时候,是用什么摄影机拍的,用什么样效果拍的,会研究这一系列的问题。摄影师拍摄时候的摄影机型号是什么,用哪个摄影机拍的,也得先看一下,新的摄影机也会研究一下,比如拍摄出来的素材质感。这个摄影机有什么样的功能,或者有什么样的问题,要全方面了解这些技术方面的问题。

同时对于调色来说,最主要的还是光感的问题,调色之前还会先研究摄影师拍摄的原素材,看一下这些光是从哪里打进来的,同样一个镜头,不是在一天拍的话,进来的光会不一样,要研究这些问题。

首先把基调,刚才说调色之前会有整个画面定调的工作。定调工作结束之后,还是有导演,还有摄影师调色师一起,综合起来把自己的意见全部都说出来,调色师这边,就把导演跟摄影师的要求全部吸纳之后,把这些要求会展现在画面里。

作为调色师,最需要考虑的是什么?

惠敏:作为一个调色师来讲,首先最重要的是导演拍这部电影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想表达什么内容。导演想的时候,可能是这种画面,但是实拍的现场,可能会达不到导演的那种要求,还有摄影师灯光打的时候,也不可能要特别恐怖的效果,不可能出现特别恐怖的效果。首先要做的是,摄影师拍完素材,拿到我们这边的时候,我会反复的看,看哪些到底哪些不足,或者是哪些比较优秀的画面,哪些好,哪些不好,可能会分析这些。这边全部都分析完了之后,整个画面大概定一个基调,每一场戏要什么样的感觉和效果,把这个调子先定下来。我们有的时候调过之后,你单独看一个镜头的时候,这个画面可能会很漂亮,但是你衔接起来之后,因为有可能不好看,况且这个电影是悬疑片,你把它调的特别漂亮的话,肯定不符合这个影片的主题,所以不会很理想。对于我来讲,因为广告可以单独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调的特别的漂亮,但是像电影是有情节有故事的,所以必须让前后镜头,前一个故事和下一个故事必须连接起来才行,调的时候也是一样。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件很漂亮的衣服,不一定谁穿在身上都会很好看,所以首先要研究的是这部电影,给它套上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颜色最合适,最完美。